首页 >> 最新文章

金钟奖变脸非换脸再怎么闹也得回归音乐玻璃箱子

2020-01-08 10:23:01 玻璃箱子    

到 还未进入总决赛的第七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歌曲大赛,从开赛以来就可谓风波连连,先是西安赛区的选手炮轰评委事件,然后沈阳赛区又爆出了”退赛门“,到了北京赛区,比赛本身到达了高潮,来自各大国家文艺团体和音乐高校的强将精兵在舞台上尽显才华,”退赛门“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但身为评委又是主办方之一中国音协秘书长的金兆钧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曾轶可想进金钟大赛? 门都没有!”又在网络上掀起了波澜。

金兆钧完整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曾轶可)可能任何一个分赛区的门都进不去。我想说清楚一点,选秀选的是娱乐人物,我们相对毕竟是国家级唯一的一个音乐类大奖,至少要回到音乐上。”网友们对金兆钧的话有弹有赞,批评者认为金钟奖是拿收视率比自己高的快女(论坛)来炒作自己,赞同者则在同意金的言论同时附带表达了对现在选秀节目的强烈不满,“有多少爱好歌唱的人,都是为了观察他对选手们的公正独到专业的点评,从而间接学习唱歌发声的掌握技法,要知道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而现在很多评委们说的不外乎‘你唱到了我心里??你的声音很有特点?你词写的不错?你的声音打动了我...’这类点评又怎能起到让选手认识自己哪方面不足从而提高选手的歌唱技巧的作用。”

被指是借快女来炒作自己,对于走到今日的金钟奖来说算是一种“褒表”:已经第七届的政府大奖本届首度”变脸“,不仅和卫视合作,允许民间歌手报名,在比赛方式上,竟然和超女等选秀活动一样,有些环节的晋级由现场观众的呐喊分贝数决定。也正因为如此,必然要和快女等选秀节目抢观众抢市场,换言之,如果改制的效应不大,必然会让已经批评不断的反对者们更有理由认为要回到老方式。

中国最权威最严肃的音乐比赛一下子屈身选秀的行列中,原因还是一个——回归音乐本身。普通人对金钟奖知之甚少,但搞音乐的人却视为神圣,如果在此赛中有幸获得大奖,即成为被上级表彰或晋级的硬件。之所以缺少大众认知,与比赛本身的死板还有”体制内“比赛远离大众有关。翻开金钟奖历届获奖者名单,找不到比赛之后能在歌坛发展不错的,几乎全都成为了”晚会歌手“。既然选出来的不是流行歌手,又怎能叫做是”金钟奖流行歌曲大赛“呢?反省之后,本届金钟奖果断”变脸“了。

但是”变脸“不等于”换脸“,金钟奖改的是赛制,引入了一些选秀节目的做法也是为了最开始的初衷,真正面向社会大众,真正发掘中国流行音乐的未来之星。因为如此,金钟奖也不可能低俗到底,为了收视率和搏话题不惜让五音不全的选手一路过关晋级。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金钟奖既要大众性也要专业性,这也正是”流行音乐“的本质所在。

笔者观看了几场金钟奖分赛区比赛的转播,感觉就像重温了一遍超女05年的比赛,选手们的素质相当之高,评委们也无官方比赛高高在上的死板模样,开始讲人话,开始跟选手们互动,但同时也有一套相当严谨苛刻的选拔标准:不欢迎唱老歌,不欢迎卖弄技巧大嗓门,不欢迎南腔北调唱英文歌,欢迎新歌欢迎原创,但原创不能恰如其分表达出来的马上减分。曾轶可参加金钟奖,还真的是连分赛区都进不去。“因为这是金钟奖,是国家政府级大奖,是选优秀音乐人才的地方,这里不需要芙蓉姐姐。如果,这是一个娱乐节目,或者其他的选秀节目,我一定把所有人夸得能冒出鼻涕泡来。”被批在做点评时太不留情会伤害选手感情时,评委谷峰做了以上的回应。

“变脸”的金钟奖能否让生存在快餐文化中的大众接受,尚不能定下结论,因为毕竟还坚持着一套专业标准没有一脱到底,但笔者想,只要把“回到音乐本身”这点切切实实地做足了,也许就能慢慢改变游戏规则让其他选秀节目向它看齐,还流行音乐本来之面目!

湿地沼泽挖掘机

河北泥鳅养殖

腾邦现货是什么

优质青石板石材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