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文章

知民信民用民更能治好民肖遥

2019-10-09 15:08:41 肖遥    

在由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等机构主办的“国际合作与公众参与研讨会”上,应邀出席的国家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一直延续10多年的民间组织在注册时须有业务主管单位批准的规定“有望取消”。

知民、信民、用民,让民众参与是现代社会管理必不可少的一个方面。相对于政府而言,民间组织与基层民众和社区的联系更紧密或本身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较低的“门槛”,更便于民众传达心声,解决困难,在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维权。可以说民间组织是政府与社会互相沟通与联系的、并负有一定社会行为规范职能桥梁和纽带,是公众参与、治理、问责与绩效等一系列新公共管理理念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随着群众民主意识的增强、基层自治功能的扩大和社区服务需求的增加,基层民间组织有着迫切发展的“动力”和“需要”。

但长期以来,关于民间组织经业务主管部门审批,在民政部门登记的规定,在执行中是走样的。“主管”成了“主办”,“审批”成了“申办”。也就是说,只有政府或其他授权的部门自己想到要办“民间组织”了,才会向民政部门提出申办;民间人士创办的“草根组织”想找政府部门做“婆婆”,基本没门儿。许多“草根组织”就是因为找不到“婆婆”,没有“出生”的权利,而不知要忍受多少“悲与痛”。

据10月11日《中国青年报》报道,10月28日,将是2002年被评为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十大风云人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英国广播公司等世界著名媒体都采访过的王选所率领的“中国细菌战受害者原告团”在日本东京法院最后作证的日子。尽管这是中国原告在日本法庭的最后一次出庭作证,尽管日本有关方面也发来邀请函,但是,愿意出庭作证者寥寥无几。与此同时,从经济方面支持这次活动的商家也寥寥无几。造成所有这些“寥寥无几”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王选所领导的原告团不是一个正式的组织。而在此前,日本政府也曾以此为理由推脱她的诉讼请求。

有学者用“水瓢原理”来形容人的需求——它就像水瓢一样,你用力往下按时会暂时隐没水中,但稍一松手它就又浮起来。据2002—2003年的一项统计,经过正式登记的民间组织数量只占民间组织实际数量的8%-13%。而如果把为解决特定问题结成的临时性组织和为娱乐庆祝而结成的短期组织包括在内,如为解决汗涝灾害村民自发结成的临时性互助组织、打工人员为索要被克扣工资结成的短期组织,这个比例还会更低。

政府的职能是什么?政府到底应该干什么?在古典经济学大师亚当?斯密看来,政府最好什么也别做,只当个“守夜人”,晚上别人睡觉的时候,他出来打一打更,看一看门,报一报“平安无事”就可以了。对民间组织的“缩手”,正体现出了我们打造有限政府理念。事实上,以往我们的各级领导机关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而这些事只要有一定的规章,放在下面,本来可以很好办。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我们的民间组织自身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但取消主管所表露出的政府的信念和益处仍值得我们期待它的早一天实施。

东莞防护服制作

韶关批发工作服

廉江厂服厂

东莞订做西装

友情链接